news-details
(图/shutterstock)

当时让我震撼的是,蒋教授这样一位当代最重要的经济学家,何以恪守看似「浪费」、「不太符合经济学塬理」的十一奉献?如今,十一奉献众说纷纭,但我深知,那是我一生蒙福之源…

「亚伯兰就把所得的拿出十分之一来,给麦基洗德--至高神的祭司。」(《创世记》14:20、18)

 

近日,艺人云集的教会,成了网路热蒐对象,连带「奉献」也是教会内外的发烧议题。我想起那年在康乃尔大学,与经济学大师蒋硕杰的邂逅。

 

刚到绮色佳(Ithaca,康乃尔所在地)的第一个主日,发现在巷口有一间教会,First Congregational Church of Ithaca,我便直接走入。很难得的看到一位东方脸孔,很敬虔的作礼拜,目不转睛地专心听诗班唱讚美诗,我蹑蹑的走到他身旁坐下。

 

当收奉献时,因第一次参与该教会活动,我匆匆忙忙自口袋拿出一些零钱,尴尬地投入递过来的盘内。当我把盘子传给隔壁这位东方人时,只见他优雅地把西装口袋内预备好的支票,恭敬的放在盘上,口裡喃喃感谢主。突然,我被这虔诚的举止深深地感动。我看着他,立刻知道他是谁--他是近日最有名的华人,是本届诺贝尔经济学奖最热门的被提名者之一,蒋硕杰教授。

 

「你刚来吗?」会后,他温儒地问我:「我没见过你。」--我们是该教会仅有的叁位东方人;还有在诗班裡献唱的师母。

 

「是的,蒋教授,我刚来。」。 

 

「你认识我?!」。

 

「我知道,您是蒋教授。」他微微一笑。

 

蒋教授当年和康乃尔另一位华人经济学教授刘大中,共同建议行政院实行外匯贸易改革,推动单一匯率,触发后来的台湾经济奇蹟,而被中国思想史学者、普林斯顿大学的余英时教授誉为「台湾经济之有今日,当时都说『六院士 』建言有功」中的两位康乃尔教授。而多年前,刘大中因罹患肠癌,与其妻服食安眠药自杀,震惊绮色佳。

 

其实,当时让我震撼的是,这样一位当代最重要的「经济学家」,何以还是敬虔的基督徒,更恪守看似「浪费」、「不太符合经济学塬理」的「十/一奉献」?

 

尤其,我曾在电视上,看到他的女婿拉斯·汉森(Lars Hansen;註:芝加哥学派的经济学者,后来在2013年荣获诺贝尔经济学奖)专访,极力称讚他岳父的身教与经济学概念,对他夫妇(蒋的女儿也是芝加哥大学的经济学教授)的影响,我深深被这位伟大经济学华人基督徒所着迷--他一定知道「十/一奉献」的经济学神祕妙处。

 

我在康乃尔,从蒋硕杰身上,学到一门「十/一奉献」的经济学,既使当时仍惘然。直到年纪稍长,人生有了更多歷练,我逐渐明白何以在进入《新约》前的《旧约》最后一卷书《玛拉基书》3:10-12,主是这样说的:「你们要将当纳的十分之一全然送入仓库,使我家有粮,以此试试我,是否为你们敞开天上的窗户,倾福与你们,甚至无处可容。我必为你们斥责蝗虫,不容牠毁坏你们的土产。你们田间的葡萄树在未熟之先,也不掉果子。万国必称你们为有福的,因你们的地,必成为喜乐之地。」

 

「十/一奉献」众说纷纭,但我心中如秤,却顾所来径,我深知,那是我一生蒙福之源。

 

(文章授权/潘荣隆)

author

潘荣隆

国立清华大学生命科学系荣誉讲座教授。

分享
意见反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