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-details
刘家宇在纽西兰信主后,也带领在台湾的无神论医师爸爸信主,如今父女俩都是神的儿女。(图/刘家宇 提供)

刘家宇在台湾出生,纽西兰信主,过去对「太热情」的基督徒只想敬而远之,神却在她人生最低潮时期,派了不算熟的室友敲了她的房门:「我知道这样很怪,但我刚刚祷告时,一直有声音要我来跟妳说『神很爱妳、耶稣很爱妳』!」她瞬间泪崩,自此无论什么福音信息都会听进去...

室友敲了房门,耶稣走进心门

刘家宇(Alice)国中毕业时,举家迁往纽西兰定居,因着父母的一个基督徒朋友邀约,全家人偶尔有机会进入教会看看,却未曾久留,只当作是交朋友的场所。

 

2011年,大学二年级时,刘家宇搬进新宿舍,认识了一个基督徒的香港室友,两人话不投机半句多,碰巧需要共用厨房,随口聊了关于「2012世界末日」的预言,「如果世界末日了,妳最担心的是什么?」没想到室友的回答让她出乎意料之外:「我担心我跟耶稣的关係不够亲密,如果祂看到我,不认识我怎么办?」这回答令人费解,刘家宇心想:都世界末日了,妳担心的是这个?

 

她们的第一次交谈,就在莫名其妙的时机下开始与结束。

刘家宇(右)与香港室友(左)一起去看乌干达童军戏剧。(图/刘家宇 提供)

「我很怕那种『太热情』的基督徒,但我那个室友完全不会给我压力,可以从她的言语和行为看见基督的样子,以她自己为榜样给我看,而不是说服我成为基督徒,我想我是这样认识神的吧!」刘家宇说。

 

起初知道室友是「基督徒」,还怕很难相处,没想到意外地好说话,两人也相约一起去看戏剧表演,当刘家宇看着这些乌干达的孩子生活困苦,从小就被迫从军,受尽一切屈辱和凌虐,但是这些孩子后来成为基督徒,因着神的爱而愿意塬谅过去让他们痛苦的人,最后,这群孩子一起向神献上讚美诗。这结局让她很讶异:究竟是什么样的神,可以让人不以牙还牙?

 

这段期间,刘家宇面临庞大的心理压力,一心想成为兽医的她,与父亲希望她念一般医科的心愿背道而驰,时常心裡出现声音控告自己:「如果我考不好,一定是我不够努力!」随时活在要符合爸爸期待、要成为弟弟榜样的好女儿、好姐姐形象中,久而久之,心力交瘁,甚至害怕考不好后,家人的目光从此不在她身上。

 

忽然间,「叩、叩!」两声,室友推开门进来:「我知道这样很怪,但我刚刚祷告时,一直有声音要我来跟妳说『神很爱妳、耶稣很爱妳』!」听着这个不算熟的室友的话,她的眼泪一滴滴滑落,低声啜泣,慢慢地放声大哭!让室友也慌了手脚,连忙安慰鼓励,也慢慢带领她决志祷告,认识耶稣。

 

「我觉得我很像在井裡面,我一直喊、一直喊,都没有人来,就在我放弃的时候,心想『希望有人听见我声音』,我的室友就来了。」刘家宇说,那天室友推开了房门,耶稣也进了心门,她变得更加敞开,心也逐渐柔软。

认识神后,刘家宇开始参与教会主日、小组聚会,也在读经班学习。(图/刘家宇 提供)

不是「唯一」,成为家中「第一」的基督徒

某天夜晚,刘家宇睡梦中依稀发现床边好像站着一个人,被黑影笼罩,她吓得赶紧闭眼祷告,有个声音传来「不要怕,不是妳想的那样」,她还是瑟瑟发抖,这声音继续说「不要怕,我是妳相信的耶稣」,忽然间,刘家宇感觉有双温暖的手轻抚着头,心裡充满平安,便安心入眠。事后,许多人问到此事,她笑答:「我觉得它可以是任何东西,但只有神可以给我平安!」

 

偶尔回到台湾,有次母亲身体不适,家人去算命后说是「血光之灾」,起因竟是因为全家搬到纽西兰,距离太远、神明保护不到!让她更加怀疑过去民间信仰,决心相信耶稣。

(左图)刘文明医师平时喜欢与叁五好友相聚打高尔夫球;(右图)刘文明医师因见女儿生命改变而信主。(图/今日报资料库)

刘家宇一家四口合影。(图/刘家宇 提供)

回到纽西兰后,刘家宇转换跑道,走上药剂师之路,也默默祷告、希望家人参与自己的受洗典礼,她从学生宿舍搬回家裡住,想着未来可能遭遇的信仰衝突,心裡总是忧闷,一位牧师鼓励她:「如果妳回去这事有神的计画,妳要回去,祂可能会透过妳感动身边的人,这样妳就不是唯一的基督徒,妳就是第一!」这话成了她心中最大的鼓励,也深信不疑,继续为家人付上代价祷告。

 

2013年5月,刘家宇鼓起勇气邀请医师爸爸参加受洗典礼,塬本预定周末都要出门打球的爸爸,竟顺口答应这个邀约,也带着妈妈和弟弟一同观礼,刘家宇说,这是神送给她最好的受洗礼物。

 

叁年后,父亲刘文明医师在内湖的湖光教会受洗,如今父女都是神的儿女,神也为刘家宇预备主内弟兄,共创基督化家庭。

刘家宇与丈夫是同间教会的会友,两人相识、相恋,共创美好家庭。(图/刘家宇 提供)

 

立刻加入盼世代Telegram频道!

追踪盼世代Instagram

分享
意见反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