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-details
不理性的仇恨不但易衍生成一种病态,甚至还很容易在群体间莫名地「散播」开来。 (本报图库)

如果您看过国际巨星梅尔吉弗逊所导演的《受难记》,或是读过圣经中该情节的片段,一定会对耶稣受难前,群众声嘶力竭的喊着要把祂钉上十字架的那种狰狞画面印象深刻,他们对耶稣的恨,大到宁可选择要政府官员去释放当时一个江洋大盗,也要让当天被处死的人是耶稣。可偏偏没多久前,许多人才欢喜的迎接耶稣进城。

群众为什么这么恨耶稣?那群被罗马政府给统治着、生活过得不见得好的犹太人,为何要如此仇视一个自己的同胞?我相信从不同的角度,对这样的群众行为可以有不同的解释面向,但身为一个精神科的治疗师,我不禁连想到团体动力学中的「代罪羔羊」(scapegoat)现象,意指当团体经验到挫折或被侵犯时,会找一个或某群人来承担全体的不安、怨怼。在当时犹太人的时空背景,耶稣,某种程度上成了承担群众恨意的人。这也许不是解释群众为何会那么恨耶稣的唯一正解,但却是合理的解释之一。

当然,这样的恨意是不理性的,甚至是有点病态的。而偏偏这种不理性的恨意往往在群体、社会上会有着不低的「传染力」!因为每个人都可能在自己的生活中有各自无法面对的不安、怨怼,是以都有这样的「需求」要去藉由恨一个人或某群人来发洩自己心中对人生的不满,而一有这样的共同对象出现,大家就会很快一起把其当成负面情绪的出口。当然,这种发洩方式治标不治本,若成为习惯,甚至会影响一个人的身心健康。

是以我常提醒:仇恨,是一种传染病。可不是吗?不理性的仇恨不但易衍生成一种病态,甚至还很容易在群体间莫名地「散播」开来,对自己、对群体都可能产生负面、失控的影响。想一想:您近来有否很「恨」一个或某群人?您对其的憎恶或批评,会否已过度情绪化?但其实这样的情绪却是出自于对自己人生的某些挫败感?


我们都不是圣人,不可能不会去恨人,但要适可而止、要懂得设一个停损点;也许被您我憎恶的人确有其可议之处,我们绝非不能去对其发表负评,但也要适时的提醒自己:「别让仇恨变成病」,如此,对当事人才不至失去公允,对自己、对社会也较好。

【上帝的小叮咛】
吃素菜,彼此相爱,强如吃肥牛,彼此相恨。(箴15:17)

  • 关键字
分享
意见反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