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-details
走过神蹟岁月的吴国洋,展现出感恩的喜乐脸庞。(摄影/记者 陈新城)

19岁,正值青春洋溢的年纪,他戴着安全帽,骑着单车到大学校门口报到,準备展开全新的旅程。突然,一声巨响,还来不及反应,一阵剧痛感袭来,被撞飞落地后,当场头壳破裂。目击者紧急协助送医急救,到达医院前他早已脑死,失去生命迹象,车祸后一週内作了叁次开颅手术,最后奇蹟似地活了下来…

「我是头壳坏掉的人,我要告诉你,我的头壳是怎么坏掉的。」吴国洋说,「我的生命就像是有金边的乌云,乌云是苦难,金边是上帝的祝福。」

 

一场飞来横祸的意外事故

年幼的吴国洋,喜欢散发着淡淡蓝光的天王星,总能望着天空观看好久。那时,父亲带着一家人从教会返家途中,不幸车祸身亡。当年他只有叁、四岁。

母亲独自带着家中叁姊弟过活,他与两个姊姊相继半工半读,分担家计,一家四口相依为命的生活。

 

13年前(2006),吴国洋顺利考上中兴大学,入学当天,他吹着口哨,戴上安全帽,骑着单车报到,眼看校门口近在咫尺,一声巨响惊动了整个校门口,霎那间被撞飞,头朝下重重落地,顿时头壳爆裂、脑浆溢出,一阵椎心刺苦的疼痛袭来,他摀着头部惨叫、痛哭,鲜血仍不断从指缝间流出,哭喊到最后一刻,到达医院时早已失去生命迹象。

 

医师形容,他的脑子完全被撞烂,像是一坨「烂豆腐」,呈现脑死状态,活不过叁天。吴国洋的大姊仍不断央求医师急救,但当时母亲在台南就职,姊姊们都在台北念书,没有一位家人能够在台中的医院签下开刀同意书。碰巧连络上在台中洽公的姑姑,客户刚好是信耶稣的外国人,便立刻帮忙代祷,也顺利签下同意书和着手动刀,这是他头上第一道刀疤「J」的神蹟

 

「那年,我还没过19岁生日,我才大一。没人能回答我,为什么?我以为,自己这辈子都毁了。」吴国洋说。

 

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的復健之路

叁天后,他没死也没甦醒,昏迷指数只有3,脑压突然飙高,紧急安排动刀,最后顺利地活了下来,这是第二道刀疤「C」的神蹟。他也因此成了重残患者。在加护病房,他高烧不煺,眼皮既合不上也睁不开,双手被绑住,全身插管动弹不得,听着母亲哽咽:「国洋要快点醒过来,妈妈在等你…」他却再也无法擦乾母亲的泪水。

吴妈妈与两位女儿和国洋虽然走过生命幽谷,却不断经歷各样从主而来的恩宠。(摄影/记者 陈新城)

 

渺茫的復塬之路仍要持续,车祸一个月内,所有导师、学长姊、同学,甚至是全台各地的基督徒和宣教士,纷纷涌进加护病房祷告,这些素未谋面的陌生人,竟愿意为了无名小卒祷告?他深信:一定是主耶稣感动这些天使来帮助我们。

 

住院期间,吴国洋头上裹着渗血的纱布,还有外接引流管,全身瘫痪,有口不能言,不能喝水、吃饭,无法洗澡、正常如厕,时常发烧,抽筋,口渴,必须忍受抽痰的痛苦,看着一根软吸管从鼻孔插进咽喉,再从咽喉插入肺部,痛不欲生,后来只要听见抽痰机器的声响,就会浑身颤抖,这样的「酷刑」每天至少要持续五遍。

 

看着窗外的璀灿星体,已成了他唯一的乐趣。

 

每到復健时刻,他形容简直是处在人间炼狱。虽全身瘫痪,但身体感觉神经依旧正常,每当肌肉被拉开、伸展的瞬间,彷彿筋骨被硬生生拨离的剧痛,让他几度无法承受。何况,更惨的还在后头。

吴国洋在治疗过程中用画笔描绘照顾他的二姊,他如此形容:她的娱乐就是-逼我做復健。(照片/记者 陈新城翻拍)

 

「以便以谢」的头骨

「折磨我的不只是復健的痛,看似疼爱我的家人,其实不是我的家人,这裡也不是我的地球…」吴国洋回忆,当时自己似乎出现严重脑伤症候群—「陌生化」的现象,也就是俗称的「失忆」,看着比过去日渐消瘦、增添几缕白丝的母亲和姊姊,却记不起她们是谁,不晓得这群「陌生人」为何这么关心自己。

 

长久以来这些心灵的恐惧、禁锢和绝望,饱受抽筋、插管、血腥恶臭参杂的復健生活,自己觉得每一天活着就是累赘。

 

「谢谢你们这么照顾我,对不起,永别了!」趁着家人们的不注意,他用尽气力摔下床,这一摔,却让他渐渐跌回过去的记忆。再次醒来,他知道又获救了。他想着自称是「妈妈」和「姊姊」的这些人,纷纷辞职、休学,全年无休照顾自己,大姊甚至出现间歇性失明,却还是愿意付出关心,这也许就是主耶稣的爱吧!

 

有一次,大姊抚摸着他的左半边头骨,轻声说道:「这是『以便以谢』的头骨。」车祸一週内就开了叁次刀,家人们各处拜託医者协助装头骨、动刀,处处碰壁,终于找到身为基督徒的黄胜雄院长愿意执刀,没想到刚植入没多久的左头骨又被细菌侵蚀塌陷,最后黄院长选择用高科技的头骨执刀,动刀前黄院长与众弟兄姊妹都为了他祷告,最后让头骨得以完整。

 

大姊描述,彷彿看见几千年前撒母耳竖立「以便以谢」之石的画面:「到如今耶和华都帮助我们。(撒母耳记上7:12)」

 

「『以便以谢的头骨』让我能开开心心地活着,而不是勉强活着,等待生命的终点,这是我的真实故事。」

 

车祸数年后,有一天他从镜子裡看见自己头上的刀疤,瞬间认出那是耶稣基督的签名:「Jesus Christ」的「J、C」「塬来神蹟不一定是神速痊癒,不一定直通幸福美满,神蹟是出现在绝对无助、无止境的痛苦、生死交关之际。没有神蹟,我不可能活着!」

吴妈妈以伟大的母爱竭力照顾国洋康復。(照片/吴湘芸 提供)

 

不可思议的安慰

出院后,他爱上了阅读。偶然间发现几本天文书籍,发现太阳系中「有颗行星」的自转轴成98度,是唯一躺着绕太阳的行星。专家研判,「这颗行星」一定被撞击过两次,才会倾斜这么厉害,外围星体却能不受影响,这颗奇妙的行星,竟然就是儿时看过的「天王星」!

 

「主的恩典够用,所以天王星躺着还能绕太阳。与我相似的经歷,终生以不同的生命姿态,活着。奇妙的天王星,是上帝给我最不可思议的安慰。」

 

「越是漆黑的夜,星光越是灿烂。」—吴国洋。

吴国洋治疗期间参加佈道大会,得到讲员唐崇荣牧师亲切的接待。(照片/记者 陈新城翻拍)

 

精选要闻》

面对「权柄不耐症候群」 王武聪牧师:人不完美,神却用他来遮盖你

不要做「星期天基督徒」! 这4个观念更新你的生活模式

「祂那有最美蓝图!」 家庭破碎、感情出轨 神重组他的破碎拼图

天籁美声!乌干达最受欢迎的讚美诗https://news3pic.cdn.org.tw/uploads/big/bf14b6ba92fef5a0dbc1025c42ac1913.jpg

【寻回所爱】福音礼物奉献回馈专案》点此奉献https://news3pic.cdn.org.tw/uploads/big/c6b6b081228d9ff9b2f8edfa816b09aa.jpg

今日报FB社团/每日更新》立刻加入 https://news3pic.cdn.org.tw/uploads/big/55b3a6ea21d67b4da6cff638c26cb129.jpg

LINE官方帐号/每周更新》加入好友

LINE社群/每日更新》此加入

简单好用!一键阅读今日报—自己做今日报App

分享
意见反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