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-details
(图/shutterstock)

「熵」表示「乱度」,是一种没有功用的能量耗费。以人类平均寿命来论,纵使如何修身养命、保惜顾存,那个「熵」最大值日子的临近。人类如蜉蚁般短促的生命如何脱困、超越呢?幸两千多年前《圣经》早已以无比信心宣告,说:「万有靠祂而立!」

「万有都是靠祂造的,…,万有也靠祂而立。」(歌罗西书1: 16-17)

 

「立」,塬文为「G4921、Sunistao」,意思是「连续、持久、存在」,换句话说,「永续经营」也。宇宙万物是靠着主耶稣基督而得以永续经营。

 

「热力学第二定律」指出:孤立系统自发地朝着最大「熵」(Entropy)状态发展。「熵」表示「乱度」(Dis-order),是一种没有功用的能量耗费。

 

「热力学第二定律」预测,任何自然的孤立系统至终必然崩解灭没;宇宙朝着死亡前进!任何一个孤立的「生物」迟早也会达到最大「熵」值,而死亡;「熵」是生命最大的威胁与杀手。「熵」(音「ㄉ一」)贬「低」了生命,为生命「低」唱輓歌。

 

孤立系统要避免灭亡,就必须要打开「孤立」,引进外部能量,逆着自身的「熵」值流向,存活下去。所以植物需要外来的「太阳能」来行光合作用,维持并增进自身的生长—这是「自营生物」(Autotrophs)的代表。至于动物,它们就需要以其他生物在其崩解前,作为营养的来源,是为「异营生物」(Heterotrophs)。

 

而整个我们赖以为生的地球,它终极的外部能量来自于太阳;要撷取「太阳能」,端靠含有叶绿体、或能吸收光能以行光合作用的「光自营生物」(Photo-autotrophs)。因「熵」的缘故,生命显得苍白悲戚,无法自力救助地走向死亡;生命要能「存续」(Sunistao)肯定需要「外力」来抗拮、平衡,甚至超越「熵」。

 

1855年,伟大的德国物理学家、牧师之子,鲁道夫·克劳修斯(Rudolf Clausius),发现了自然定律中这个邪恶的「熵」之存在。「熵」的出现,固然解开了许多让人过去无法明白的「热流」与「温度」间不平衡现象之谜;

 

但在众人为克劳修斯鼓掌喝采时,「熵」却更引起吾人的惊恐不安;自那时起,死亡与宇宙的寂灭如阴影盘据人心。

 

这个宇宙自160亿年前一声「大爆炸」巨响,随着「熵」趋向极大化而膨胀以来,我们相信宇宙离至终寂静(最大「熵」值)之时日,若以恆河寿数做尺度来计算,尚有一段遥远不可及的距离,似乎勿须在此时杞人忧天。

 

然而,以人类平均寿命来论,纵使如何修身养命、保惜顾存,那个「熵」最大值日子的临近,如手掌隙缝般狭窄,必速速来到。人类如何为蜉蚁般短促生命得以脱困、超越之呢?这是歷来人类最终极关怀(Ultimate concern)、是最伟大的天问。

 

幸两千多年前《圣经》早已以无比信心宣告,说:「万有靠祂而立!」

 

这个宇宙既然「靠祂造的」,主耶稣就是这个宇宙之「外力」,能抗「熵」之趋极大化,祂也在60亿年前创造了这个太阳系,作为二次创造(地球)时,以太阳能透过光合作用,作为我们赖以居住星球的外部能量来源。

 

更有进之,祂道成肉身,来到人间,为人类摆上自己的生命,平白作为外力,来救赎我们于罪恶之中。打开孤立的心,欢迎耶稣基督,我们就能「靠祂而立」!

 

从此,「熵」不再能够对人类露出邪恶的冷笑,「熵」只是一个印记:「有『熵』的系统,就有神的救赎」。

 

(文章授权/潘荣隆牧师)

诚挚的邀请每位读者以奉献来支持这份新闻媒体,并且为我们加油打气,让每一个神所赐福的事工,化为百倍千倍您~(献)

分享
意见反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