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-details
「东门巴克礼纪念教会」主任牧师刘炳熹表示:基督是光,我们得以胜过一切惧怕,并认为实际了解可以免于许多不必要的臆测与恐惧。此展览自宣传期到开幕后,也持续引发教会及社会热议,网路图文作家蠢羊与奇怪生物,且向「东门巴克礼纪念教会」主任牧师刘炳熹借牧师服,提供网红视网膜在展场留影,后续也引起人们对于牧师服的相关讨论。(图/刘炳熹脸书)

台南市美术馆「亚洲的地狱与幽魂」特展,自25日开展后天天人潮爆满,一度暂停开放,昨(27)日正式公告:28至30日採「号码牌」採分时段、分流参观,每场次参观时间仅55分鐘,而7月1日起,採预约制。

 

另类的话题热潮也不禁令人们好奇--「殭尸展」到底在红什么?为何有人大老远南下,只为了一睹「庐山真面目」?又为什么有人会坚持穿道袍、带着符咒进场呢?许多牧者也纷纷于脸书回应,其实,这是一个开启社会大众看待「死亡议题」的对话契机。

 

今日报特别专访两位牧者,谈谈「殭尸展」背后可以探讨的信仰议题。

  • news-details
  • 台南市美术馆「亚洲的地狱与幽魂」特展自25日开展后天天爆满,28至30日採「号码牌」分流参观,且每场次时间仅55分鐘,而自7月1日起,採预约制。(图/南美馆脸书)

该场域追根究柢来说「是美术馆,而非庙宇」

「东门巴克礼纪念教会」刘炳熹牧师深感,展览如此有热度,除因媒体渲染,追根究柢是「人对死亡的恐惧」,宣传吸睛并带来相关讨论,「但却不一定是现场状态;而把僵尸放在臺湾,人民会很有共鸣。」

 

刘炳熹分享,人们易因「未知或部分事实」引起想像或恐惧,但可能并未真的知道「对方实际要表达的内涵为何」;基督徒如何透过公共展览,更多认识社会?以及发挥基督信仰与力量,带来启发?

 

刘炳熹认为,人们前往看展去认识「它」,并非意图要接触灵界,因该场域追根究柢来说,「是美术馆,而非庙宇」。基督徒藉此,或许能更认识福音对象,以及社会对于「生死议题」的核心价值观,并用属神的智慧,引导对话。

 

以弗所书6:12,「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,乃是与那些执政的、掌权的、管辖这幽暗世界的,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。

 

引发热议深层关键:人们对死亡的恐惧

25日开展时,南美馆现场有人身穿道士服、带着平安符发送,「而作为一个牧师,若你心裡没有平安,我会为你祷告。」刘炳熹也引导年轻人:「回到当下、扪心探问:自己面对恐惧时,到底在怕什么、担心什么?」

 

而在对话裡,人们真诚交流,才能有效进一步引导、教导;而约翰一书4:4说道,「小子们哪,你们是属神的,并且胜了他们;因为那在你们裡面的,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。基督徒拥有圣灵内住,以及神所赐不能动摇的平安。

  • news-details
  • 「亚洲的地狱与幽魂」其他现场。南美馆展览「亚洲的地狱与幽魂」为法国凯布朗利博物馆,于2018年推出的特展,由该馆亚洲文明部策展人朱利安.卢梭(Julien Rousseau)策划,为西方对亚洲死亡及地狱观的诠释。(图/南美馆官网)

身为基督徒,你是否可以无惧于讨论死亡?

后来,刘炳熹也因回应公报社採访、一同前往观展,发现艺术家初衷其实是:想藉此引导大众思索探讨「死亡」,核心目的是期待社会坦然面对生死议题。

 

刘炳熹说:「很多时候,台湾社会确实不敢面对死亡;疫情以来,我们也可以感觉到,国外看待死亡与臺湾人完全不一样。不可否认的是,臺湾人普遍避讳谈死的话题。」或许,该法国艺术家对此展会在台引发热议,也始料未及。

 

牧师时常需要主礼告别礼拜、陪伴弟兄姐妹面对死亡,刘炳熹从中深刻体会,臺湾文化下的教会环境,即使是基督徒,面对临终或死亡议题,仍倾向消极;「所以遇到了、真的发生了,可能就会有家庭衝突,手足无措。」他说。

 

但基督徒实有「明确的盼望」、活在「上帝国度」的信心及生命,因圣灵重生了我们、在耶稣基督裡有永生。「我们反而要回过头来、认真想:是不是自己也不敢面对死亡?否则,耶稣已胜过死亡,我们何以惧怕讨论呢?」

 

而一体两面的,基督徒也明白—死亡同时,要面对神的审判。刘炳熹说:「与其怕东怕西,敬畏上帝比较实在,怕鬼却不怕神,不是很奇怪吗?」展览终究只是个展览,内容并未牵涉宗教仪式,而从文化层次看,「也没有那么恐怖。」

 

刘炳熹表示,此事实在因被媒体渲染而「看似可怕」,但往另一方面想,他打趣地说:「人们自己在家看鬼片,可能还比较恐怖。」

  • news-details
  • 上及右下图:「新店行道会」张光伟牧师于脸书分享;左下:大光长老教会蔡其佑传道于IG分享 。(图/张光伟、蔡其佑社群贴文)

新店行道会主任牧师张光伟亦于个人脸书发文:「最近殭尸非常的红,在以前看殭尸电影的时候,他们就说,人死掉之后会变成殭尸的塬因,是因为他们有一口气卡在喉咙裡出不来,所以就变成殭尸。」甚至引导人们去思考,「我们变成行尸走肉,不也就是这个样子吗?有一口气卡在喉咙裡头,就是这一口气,我们嚥不下去。所以用一生的时间在生气,然后就像行尸走肉,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不再顺利,所以怎么办呢?就嚥下这口气吧!」

 

最后,张光伟也幽默回应:「这口气要能够学着去塬谅。所以怎么让自己不变殭尸?学习去塬谅就可以不要变成殭尸!学习嚥下这口气,学习着去塬谅。」

 

大光长老教会蔡其佑传道也于IG的限时动态分享个人看法:「是这样子的…天堂和地狱相关的题材,可说是人们宗教核心,即『人死后会去哪?』问题的探求。至于殭尸、鬼怪等题材,则是人面对超自然事物的探索;应该用这个机会好好地做宗教教育。」他认为,每个问题都能引导人们探讨特定的生命议题,是与社会大众交流对话的好机会。

  • news-details
  • 「台湾基督长老教会关渡教会」郭明智牧师与师母艾伦.楼幸(母语Pisuy Losing);郭明智认为从小看「殭尸鬼怪电影」长大的台湾人,对此共鸣不令人意外;惟无知带来惧怕,而越怕越「敬而远之」,因而循环在「不了解更害怕」的处境裡。(图/郭明智提供)

郭明智:我所信仰的上帝,绝对大过牠们

郭明智于脸书贴文表示:「参观时,我不会也不需要穿牧师服、带圣经、拿十字架;这世界确实有妖魔鬼怪,但我所信仰的上帝,绝对大过牠们,牠们要完全降服在上帝面前,而我们靠着主耶稣的名,也必然将牠们践踏脚下。」

 

其建议,想去参观展览的人,就平安的去吧!但若心中有什么疑虑、担心或害怕,那就不要勉强自己落入试探。约翰福音1:9,「那光是真光,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。」而黑暗从来不能胜过光,愿神的儿女一无所惧,并照亮社会。

 

「非圣即俗」的想法,会将人们分类,失去对话机会

「台湾基督长老教会关渡教会」郭明智牧师,本身对此次展览深感兴趣,因认为背后其实在探讨「生死」,尤其从国外视角,认识西方对亚洲的想像,他说:「我们似乎对鬼有两种既定形象,一是白衣长髮,第二就是僵尸。」

 

为什么鬼会有此具体形象?鬼到底是什么?从何延伸出来的?郭明智出生基督教家庭,塬本亦相当保守认为「非圣即俗」,直到读神学院后才打开眼界,「因为有很愿意陪伴的老师,用不同角度引导,如何看待福音工作。」他说。

 

学习转变固有角度,认识对方,且创造与人对话的机会。「生与死怎么来的?生与死由谁掌握的?当然,都是上帝一手包办,由祂掌管。」但一般人害怕死亡,基督徒可能并非「完全不怕」,但至少有很明确的盼望,深知未来走向。

 

而如何透过此事,与年轻人对话?郭明智建议可「引导看见事件的多面性」,年轻人接收新事物很快,但也因此较不易深思,而若长辈可以提供看事情的多元角度,包括如何从信仰来思考等等,可以帮助年轻人慢下来,进而认识信仰。

 

「鬼」是人们把恐惧「想像出来并具象化」的呈现,而后「摆在那边害怕它」。但这是否也沦为一种偶像化表现?16、17世纪,台湾开始有福建广东移民进来,当时人们经歷瘴疠之气带来疾病,人在病痛及未知裡,开始崇拜「神木、巨石」等物,回头来看,郭明智提醒:「(有时人们)出于害怕,也因为无知。」

 

约翰福音14:27,神这样提醒我们:「我留下平安给你们;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。我所赐的,不像世人所赐的。你们心裡不要忧愁,也不要胆怯。」盼望神的儿女做任何事情都能符合真理,且心中满有从祂而来的平安。

分享
意见反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