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-details
演奏家宋松树老师将于2024年6月来台开展音乐佈道见证会。 (图/以琳书房 提供)

「演奏者就演奏美好的音乐就好,为什么要传福音呢?」

「这不是我要做的,而是在我裡面的圣灵吩咐我的。我只是顺服带领而己。」—宋松树说。

 

不称「演奏」,而称「讚美」;不称「演出」,而称「敬拜」

不是透过演奏来传递「感动」的人,而是透过讚美来传递「恩典」的人;

自己不作主角,而是让耶稣基督成为主角的人。他不称这件事是服事,而是使命。

不以实力和经验,而是在圣灵充满下进行。

神的演奏家知道,最高的舞台不是世界上的大舞台,而是神唿召你站立的所在。

不论在舞台上或在生活中都同样讚美永活神的人,就是神的演奏家。

宋松树,韩裔,十叁岁就到世界叁大音乐学院之一的茱莉亚音乐学院,以全额奖学金身份入学,可谓天才型的长笛演奏家

 

之后,他成为世界级演奏家与作曲家,为韩剧《李祘》、《许浚》、《同伊》谱曲演奏。

 

宋松树的童年成长于非常富裕环境,因家逢剧变而移民美国,遭欺凌排挤;瑞士留学时期,因乐器失窃而休学、远离神。然而,神亲自挽回他,再一次赐下医治,使他成为神自己的乐器——「神的演奏家」。

 

身为长笛演奏家,本可凭才华与能力享受财富与名声,他却选择顺服神,旅行八十多个国家,在聚会与表演中传扬耶稣。他也时常在大地教会的日本宣教聚会「爱的恋歌」中参与演出,是积极向日本人传扬福音与安慰的宣教士。

 

不配的器皿,成为神手中的乐器

但,从客观条件来看,「我的身体条件从各方面来看,都不利于演奏长笛。宋松树的肺比一般人差,气喘得厉害,直到现在只能使用64%的肺活量。左手小指比别人短了一截、右膝十字韧带断裂,还需动手术。用这样的身体演奏乐器,看起来实在不可能。

 

宋松树说:「因为气喘得太严重,2007年,医生建议我不要再吹长笛,要到乡下去疗养身体。」

 

「羞愧和屈辱就是我的另一个名子。」宋松树回忆童年,小时候,本来富裕的家庭,因家中剧变,使他以「跳机」方式成为留美的小留学生。

 

身为亚裔、又是黑户,求学期间被美国孩子欺负所带来羞辱、上学后在学校受霸凌,长大后谈恋爱、即便全心全意去爱对方,仍被女友家人误会、侮辱。

 

「圣灵住在我裡面,所以我不会被烧尽。」宋松树说。

 

在生命中至黑暗时刻,为躲避同学攻击与嘲弄,他只能躲在厕所。但,他却在厕所「第一次」听见神的声音:「松树,我在这裡啊!我一直都和你在一起。我和你作朋友不就好了吗?」

 

不论在家裡还是学校,「大家都讨厌我,甚至连教会也是这样。大家都叫我:敏敏的弟弟,连我的名子都不叫…。」宋松树回忆第一次经歷神,神直接叫出他的名子,就算是在厕所这样黑暗的地方,神仍旧陪伴他

 

这第一次的经歷,成为他为「神」演奏的开端。

 

那天,他听见校园裡传来音乐声,发现声音是从音乐社团传来的,那裡有位女老师在教导大约5、6位学生。「我不自觉的伸手把他们的长笛抓了过来。在韩国也是勉强能吹得出Do Re Mi与儿歌。…,突然间,我想起从来没有吹奏过的国歌旋律,就吹起了国歌。」

 

当时吹奏完,老师对他说:「这把长笛可以给你,你来音乐社团吧。」

  • news-details
  • 小时候的宋松树,出身在家境优沃的家庭,后来遭逢变故,家道中落。(图/以琳书房 提供)

我曾一度被认为是废物,留下一生没用的印记,似乎就要这样虚度一生。

不只我认为自己没用,连我的家人也这么认为。但有一天,神在那个装满废物的箱子裡,把我拿出来擦拭、修好,让我成为祂的麦克风(传扬福音)。

—宋松树

寻回起初的爱

后来在瑞士留学期间的宋松树,曾经火热追求神。

 

光是谢饭祷告就可以祷告半小时,参加「青年使命团」受训,也曾去东欧短宣。但,「女友」和「爱情」渐渐取代了「神」,后来,他的长笛在欧洲被偷,他对上帝起初的爱也被仇敌偷走了。

 

「说实话,那时,我不想再学音乐了,我是靠着『要和分开的女朋再见面』的想法,撑过每一天。」

 

那时,双方家人都反对他和女友交往,断绝了他们的生活费。为了爱情,他甚至依靠赌博来赚取生活费。当他赚到足够费用的那天,刚好发生911恐怖攻击事件。

 

那天,就像爆发战争一样,真的像「耶稣再临」的日子。「那时我突然清醒了。我是为了什么人去赌场呢?神啊,我想要回去了,我的内在毁坏至此,…,我想要回韩国,回到父母身边,重新开始人生。

 

刚回到韩国的他,已经七年没去教会了。因为製作诗歌专辑,省视到自己的心没有全然转向神。但神却「安排」他成为「远东广播」对北韩传福音的「亲善大使」,也因此,他后来在西冰库大地教会的聚会,悔改、回转向神。为了经营「敬虔」生活,宋松树再次放下乐器,加入「祷告院」,想要成为牧师。

 

直到有次,在远东广播的演奏会上,遇到一位在非洲宣教七年的牧师,他对宋松树说:「传讲神话语的人很多,但是以乐器来传福音的人,几乎没有。弟兄,您拥有这么好的恩赐,为什么不想好好地使用呢?」

 

宋松树彷彿醒了过来,找到自己的唿召。他开始和牧者配搭,去到大小教会,不为自己,单单只传福音

 

到现在,传福音足迹从韩国开始到世界各国。他常常自费买机票,到各个国家举办演奏会,宣扬福音。

 

服事过程,宋松树学习不断顺服,作为「神的乐器」,让神来演奏人生。

 

演奏时,他通常会準备多把乐器,从贵重的金长笛、到便宜的爱尔兰哨笛。一一演奏之后,他问大家:哪一把乐器的声音比较好听?

 

「就像这些笛子,不论我们的外在如何、处境如何,这一切都不重要。现在就接受耶稣为个人救主,你的人生就可以改变。

 

宣教与演奏服事的过程,神仍旧不断修剪他、带领他。

 

最糟的演奏与最好的演奏

一次很重要的场合,演奏过程中,「长笛的声音非常可怕,因为嘴唇垫片的地方卡了叁厘米大小异物,所以需要比平常多用叁倍的力量来吹长笛。」宋松树说,「因为那小小的异物,整个演奏过程就像在小学生在背课文。」他回忆「生命中最糟糕的演奏」。

 

「你我之间,若是夹杂这样的小异物,我们的关係也会变得很吃力!所以你要保守自己,不容任何异物参杂在你我中间。」神透过这样糟糕的经验,来对他说话。

 

在最糟糕的演奏之后,他竟然蒙受「一生最大的演奏祝福」。

 

一次音乐佈道会上,因为前一场演奏的教会没有确认好,太多、太密急的演出,导致他耗尽体力。接下来的演奏,「我连吹一首曲子的力气没有了。」

 

宋松树跪着流泪祷告,但当他上台的那刻,却被圣灵充满

 

「身体就像100%充饱电的手机,唿吸既深且广、两肩好像刚洗完桑拿一般,状况好得不得了。我在说故事的时候,连我自己觉得好有趣。人们聆听我演奏时,都没有靠着椅背,而是挺直身体。日本人很少哭,特别是四十岁以上的男性,但那一天,四处都听得到抽泣的声音。他们不断高唿安可,安可曲都不知道演奏了几次。」

 

当我放弃自己多少,我的主就动工多少。宋松树说。

  • news-details
  • 宋松树在瑞士洛桑音乐学院求学期间,当时的他曾经为主非常火热,参加青年使命团,后来却被仇敌偷走「起初的爱」,渐渐远离神。(图/以琳书房 提供)
  • news-details
  • 宋松树回到韩国后,发行福音演奏专辑,也担任对北韩广播传福音的「远东亲善大使」。(图/以琳书房 提供)

不断顺服,成宣扬福音器皿

宋松树的服事,走遍各国,就连被称为「宣教士坟墓」的日本,也有美好见证。

 

曾有人质疑,大地教会在日本举办的「爱的恋歌」演奏会:「只有信主的人聚在一起,花了太多的钱…,拿那笔钱来盖一间教会不是更好?」

 

然而,在举办演奏会的过程,塬本彼此争执、从不往来的日本教会,竟然合而为一。住同一村镇,从不打招唿的牧师们,为了该活动而聚在一起祷告,开始接纳彼此、并了解对方。

 

2012年时,高松「爱的恋歌」,参与者只有300位是基督徒,其余2,600多人是从来没有听过福音的福音朋友。人们透过如此活动听闻福音后,开始一个接一个委身在当地教会。

 

宋松树没有经纪人(因为耶稣是经纪人),就走遍世界84国,服事、演出排到两年后。

 

「总有人问我,『松树执事,您怎么作自我管理?您对未来有什么特别的计画或异象吗?』我的答案总是:『开始以神的眼光来看,就是我的异象;顺服那一位主,就是我的计画;最好的自我管理,是不停的传福音。』

 

宋松树全心顺服,作神手中的麦克风,宣扬救恩,用演奏、敬拜荣美的神。

 

宋松树将于6月访台,这二年来,他持续前往乌克兰宣教,安慰在战争中的士兵及苦难中的百姓。

若有教会想要把握此次机会,邀请他作音乐佈道见证会,目前还可安排,请洽以琳书房廖经理:02-2777-2560#215

分享
意见反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