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-details
来听听日本当地的唿喊。「东京阳光基督教会」邹君惟传道:神的时候到了!几次的地震、海啸,把日本的人心震动了!(图 / 记者张嘉慧、邹君惟传道 提供)

神的时候到了。几次的地震、海啸,把日本的人心震动了!

现在,我们是处在这个关键时刻:日本大復兴的脚步近了!

 

在专访中,位于日本的「东京阳光基督教会」传道邹君惟分享,教会不是像以前那般绞尽脑汁去拉人、找人,现在是只要有空间、有地方、有聚会,就有人来。几乎每个礼拜都有新朋友来,而且不是他们拚命去邀请,是人们自己走进教会!

这是发生于「在日华人教会」的福音光景。真实看见,神真的是在「震动日本人心」!

 

从311大地震之后,日本人开始寻求什么才是生命的意义、人活在这个世上是为了要做什么?

 

所以我们现在说:「日本不再是硬土,已经鬆动了,完全鬆动了!现在就是进去收割灵魂的时候了!

 

看哪!黑暗遮盖大地,幽暗遮盖万民;耶和华却要显现照耀你,他的荣耀要现在你身上。万国要来就你的光,君王要来就你发现的光辉。—以赛亚书60:2~3

 

谈及属灵大復兴,有一传递为「亚洲大復兴从日本开始」,台湾教会也有如此领受,所以很早就有许多宣教团体去到日本传福音。然而时常如蜻蜓点水,许多时候也未见明显果效。

 

但是,近几年已经看到,在日本开始有「大復兴的迹象」

 

而且特别是针对「日本人」以及「在日华人」的灵魂得救工作。

 

邹君惟传道表示,近期团队去到日本街头佈道,日本人主动靠过来,「我们用中文讲,他们也来(听福音)」。

 

「我们看到以前这么封闭的日本人,现在(对福音的反应)完全不一样了。」

 

长久以来,日本普遍被认为是福音硬土,救恩较难传进人们当中,何以有如此大的转变?

一是「神的时候到了」。几次的地震、海啸,把日本的人心震动了。

  • news-details
  • 我们现在说:「日本不再是硬土,已经鬆动了,完全鬆动了!」自2011年311大地震之后,日本人开始寻求什么才是生命的意义。图为新闻画面。(图 / 邹君惟传道 提供)

日本人心大大改变

以前的日本是一个追求经济、财富、名利的国家,但是现在看到人们开始追求「什么才是生命的意义」。

 

一个海啸袭来,不论一个人有多少的财产,一夜之间就消逝了;房子、车子也无用,家人当天可能也跟着离世⋯

 

促使日本人开始思想:我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界上?到底我存在这世上的意义是什么?

 

真的明显看见——人心大大的改变

 

尤其是2011年311大地震,那一次,日本东北沿海地区因着地震整个毁掉。

 

我们看到从那时候开始,特别(人心)转变很大。

 

日本人从小学教育一直强调生命的重要性,现在进入更深一层「生命意义」的思考。当他们开始有如此寻求时,「心土」就和以前截然不同。

 

日本人信仰非常多的宗教,并非无神论,而是有神论,即「什么都是神」。但是,哪一个才是「真」的呢?

 

在神社、寺庙林立的日本,人们已会开始思考「哪一个才是真神?」他们会开始追求真理,思想基督教所传的这位耶稣,好像是真的。

 

这就是从2011年311地震之后,产生的属灵氛围大转变。

 

直至今(2024)年一开年(1月1日),日本能登半岛发生规模7.6强震,从而也看见,许许多多日本人开始探讨生命的意义。

 

「他们自己走进了教会。」

所以现在都说:日本已不再是硬土!

 

「现在土已经『很鬆了』。」真的,教会团队去街头佈道,人们只是经过而已,当场就决志信主

  • news-details
  • 教会团队街头佈道,见证人们主动靠近聆听。日本人的「心土」和以前截然不同。(图 / 邹君惟传道 提供)

在日华人教会正在点燃日本福音的火

目前,日本当地教会仍不敢走出去,还沉浸在低谷阶段,认为做了几十年福音工作少有果效,甚至一年能有一人受洗已是皆大欢喜。

 

加上日本超高龄化,年轻人多半出走,教会裡剩下长者族群,缺乏福音动力。

 

而「在日华人教会」,正于日本当地点燃福音的火。

 

当中,包括致力于兴起下一代的神国工人

 

「我们教会的小孩子就有一百多个。」该教会「叁分之一人数」是主日学孩童。

 

在少子化的日本,东京阳光基督教会的会友夫妻平均生叁个孩子以上

 

教会大约在10年前做了一大转变:把主日学从日语转成中文。

 

以前,第二、叁代的孩子几乎听不懂中文,主日学只能採用日语来教学,但教会看见一现象(需要):孩子无法和家长沟通,也会因此看不起父母。

 

把主日学转换成中文之后,孩子们变的「双语」都流利,能切换自如。并且,下一代的中文和日语都没有外来口音、腔调,因此很容易可以融入日本人群体,甚至进到日本教会。

 

「这是一群现成的翻译工人。」传讲信息时,马上,主日学的孩子当场就能帮忙翻译。

 

我们也发现,等不及他们长大。因为,当大復兴已经临到日本的时候,需要更多现成的工人

 

因此,今年在日本的神学院,破天荒成立了「中文部」!

  • news-details
  • 日本肢体同样深感「大復兴要从在日华人开始」,拥有70多年歷史的「中央圣书神学院」破天荒成立中文部,订于今(2024)年九月正式开课。(图 / 邹君惟传道 提供)

日本肢体同样有此看见:大復兴要从在日华人开始

特别的是,此次是日本的神学院投入开设中文部,这是昔日根本就无法想像的事。

 

邹君惟说,日本肢体同样有如此看见:大復兴要从「在日华人」开始

 

所以,日本神学院「史无前例」地投入这件事,而一旦开始,不论是下一代的属灵培育、各样的事工,都可以带到日本的教会中。

 

这也是「很大的转变」。

 

中央圣书神学院欲成立中文部,大概从十几年前就开始讨论,而这一次较「不寻常」的是,通常日本人做事较为谨慎,会等全部都準备好了再开始进行,但这一次不是,现任校长很有魄力地订于今年九月开课

 

「我们就发现,哇,这一次是很快做起来,这是很不寻常的一件事。我觉得这都不是人所能预想到的。」

 

深见神的手在推动。

 

中央圣书神学院属于日本神召会体系,日文部已有70多年左右歷史。这一次新成立中文部,师资大多是在日牧会的华人牧者。

 

身为中央圣书神学院讲师的邹君惟表示,因为在日牧会华人牧者最了解日本人及在日华人的需求,和当地教会的需要。因而,中文部神学院更加着重强调「实践神学」。

 

其中特别规画开设「领导管理学」,由邹君惟授课,这也是以往神学院不太开设的课程,期盼帮助传道人学习组织管理、教会运作。

 

同时,注重「当地教会实习」,神学生每半年将进到一间教会实习(一共四间),实际了解、观摩不同的教会,从中更多学习。

 

看见在地华人有非常大的禾场,此中文部是专为「华人」而成立。特别,对于日本宣教有唿召和负担的基督肢体,也许没有传福音的管道、或者不知如何与当地教会连结,都欢迎前来接受装备。

 

人们自己走进教会

「几乎每个礼拜都有新朋友来。」

「现在的在日华人教会,只要有地方(聚会点),就有人来!」

 

以东京阳光基督教会为例,其在日本设立30多年,今(2024)年四月份,于埼玉县川口市(现为日本最多华人聚居之地的其中之一),成立了第叁个分堂。「几乎每个礼拜都有新朋友来。

 

而且,人们是看到外面的教会招牌,就自己走进来。真实见证,在日华人教会是有地方,就有人来!

 

然而同时,产生极大的需要就是:缺乏工人——没有牧人牧养羊群。

 

所以,他们相当渴望有更多基督肢体前来接受神学装备;同时盼望传递予台湾及华人教会看见,日本大復兴的脚步声近了!深盼同心投入日本宣教

  • news-details
  • 邹君惟传道见证,在日华人教会是有地方聚会,就有人来!图为街头传福音。(图 / 邹君惟传道 提供)

小学毕业后,随宣教士父母举家搬到日本大坂的邹君惟,在当地长大成人,读书、工作倚靠神的恩典,一路蒙恩顺遂,现于「东京阳光基督教会」带职事奉。

 

谈及「日本福音转化」的想法,他表示,针对在日华人,早期为留学生居多,如他的祖父母那一代,较为穷苦,来到日本就是拚命打工、赚钱;到了父母这一代,许多人已成家立业,随着家族成员、需要增多,教会服事的领域变得更加广泛,包括婚姻、家庭辅导⋯⋯等。

 

来到自己这一代,儿童教育、青少年事工更显重要;孩子们出生后,全年龄培育皆要顾及;加上日本配偶,因而更多踏入日本教会中。

 

日本教会则比较两极化。其爷爷那时代的日本教会数目并不少,但至今每间教会人数一直在减少,有时候他去拜访一些认识的教会,几十年来,感谢的是有许多熟悉老面孔,但如果都是老面孔,那么表示教会没有属灵新生儿、没有增长。

 

就其观察,日本教会较没有往外拓展的异象,一些地方教会的人数越来越少、牧者高龄化,致使教会关闭,实为可惜。而如同上述所谈及的,在日华人教会现今可以成为一股福音推动力

  • news-details
  • 专访中,邹君惟传道分享日本福音现况的真实见证及属灵看见。(图 / 记者张嘉慧)

「如果我能给他什么,只有耶稣基督了」

事实上,有许多牧二代并不想成为传道人,「很多牧师的孩子,最不想做的就是牧师,」邹君惟说,自己从前也是如此。

 

经歷神极为祝福他的事业、家庭,何必要出来做传道人?现带职事奉的他,塬本可以专心上班,可以不用做那么多教会的事情。

 

而,真正让他决定出来做传道人的关键,是在2011年3月11日的下午14时46分

 

当时,发生了东日本大地震,伴随最大19公尺的超大海啸,人跑得再快都跑不掉;事发之后,日本太平洋沿岸全部被淹没,所有农田都被摧毁,只要海啸经过之处,房屋全成断壁残垣。

 

当时,邹君惟所服务的化学公司和联合国有一些合作,因此进入两处灾区,其中特别去到当地小学,他带着孩子一边做实验、一边教化学,也盼藉此带给他们一些快乐,可暂时忘却灾难的痛苦。

 

其中一个实验环节,使用到水泥添加剂,邹君惟形容说,「后来蛮后悔的,不应该选那个实验⋯」

 

为什么呢?

 

他到现在都还记得,做实验的时候,有一个日本小朋友说:「啊,有海啸的味道⋯

 

那天,邹君惟才第一次知道,塬来海啸的味道就是水泥的味道。

 

后来他也才知道,这位小朋友的父母都被海啸捲走了

 

实验做完之后,别的小朋友都马上回家,这位小朋友却没有家可以回⋯。上完课,只有这个无家可归的小朋友上前来,要求和老师握手,当握到手时,孩子说:「哇,好温暖喔!」

 

这让邹君惟当时感触颇深,「我能为这个孩子做什么?」

 

他可以教孩子化学,让其学到很多知识、才艺,或帮他们补习使成绩更好,而政府也有提供补助金、各样资源,但是,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。

我想,在他将来的人生中,如果我能给他什么,只有耶稣基督了。

 

只有耶稣可以陪他走一辈子,没有别的。

 

真的,金和银我们都没有,我们能做的,只有把我们所信的这一位耶稣基督,分享给他们。

 

很惭愧的是,我一直很后悔,当场没有跟他讲耶稣

回到东京之后,邹君惟和太太有同样的感动,一起去就读神学院。

 

特别的是,太太的经歷非常奇妙。当时,邹君惟领受唿召要去读神学院时,太太则跟主祷告:「神啊,我太忙了,又要顾家、又要上班、又要做教会的事奉,我现在太忙了,如果我没有工作了,我就去读神学院。」

 

结果,太太当天就被裁员了(笑)。早上,太太跟神说完这番话,下午,她工作的整个部门就被关掉。

 

后来,夫妻一起进入神学院接受装备,齐心献身,如今一同在教会投入传道工作。

我们能够改变一个人的一生,让神陪伴人走这一生,才是真正重要的。这是我们夫妻后来献身最大最大的塬因。—邹君惟

 

彼得说:「金银我都没有,只把我所有的给你:我奉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,叫你起来行走!」(使徒行传3:6 )

  • news-details
  • 他到现在都还记得,做实验的时候,有一个日本小朋友说:「啊,有海啸的味道⋯」此经歷成为邹君惟献身服事的关键。而分享至此,他依然忍不住泛泪的情绪。(图 / 邹君惟传道 提供)

日本需要你!

带着如此负担,此次邹君惟特别来到台湾,渴望传递异象:来听日本当地的唿喊,参与属灵大收割!

 

对于台湾教会的期待,特别在于「在日华人宣教」这一块。

 

邹君惟表示,台湾教会相对来说较有资源,且毕竟在日华人教会的数目不算多,同时要做日本人及在日华人的福音工作,目前的确较有难度。

 

如果台湾教会愿意予以支持,一同把在日华人宣教的火点起来,相信日本大復兴会从在日华人开始;而当在日华人教会兴起之后,復兴的火会继续传到日本的教会

 

◎中央圣书神学院 中文部:(点我了解更多

 

所以你们要去,使万民成为我的门徒—马太福音28:19

听见现在日本福音的光景,一位基督肢体表示:

神的復兴已经开展!

今天我们更当为日本福音广传代祷,因为已经看见「神的手的工作已经大大动工在日本」。

下篇:日本復兴迹象来了!当地神学院破天荒设中文部,唿召华人兴起收割灵魂

  • news-details
  • 邹君惟传道用吉他自弹自唱,唱出事奉的心境:「直到一天,我闭上我双眼,我忠心不会变,等祢应许实现。直到那日,我终于得着,生命的冠冕,我忠心不变,服事祢到永远。」(图 / 记者张嘉慧)

分享
意见反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