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-details
(图/shutterstock)

柯林斯过去相信理性、科学、基因(DNA)、达尔文进化论,信仰只是非理性行为。直到有次医院实习,他的癌末病患,对于信仰表现出坚毅、确信、乐观态度,而反问他:「您信什么呢?」让他十分震惊―如同保罗大马色光照...

「亚基帕王啊,我故此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。」 (使徒行传26:19) 


当代最伟大的学者保罗,大胆在君王面前见证,他是我的「Role model」(典範)。

 

美国知名大师、胆敢公开传讲主耶稣者,上世纪有天文学家艾伦.桑德斯(Allen Sandage,本专栏前期),本世纪初有法兰西斯.柯林斯(Francis Collins)医师。他们俩,一度都是无神论者,竟把大批知识份子从无神信仰,引到主面前改信基督:他们是职场祭司典範,令人景仰师从。

 

「宇宙学老先生」桑德斯一生观看太空,他由星际存在,而询问存在意义,便相信神存在;50岁时,幡然回到幼时基督信仰,一生乐当「阳春教授」。

 

柯林斯则在27岁年轻时,读了鲁益师(C. S. Lewis)护教名着《返璞归真》(Mere Christianity),一次在大自然优美光景中,顿悟神存在,就弃「未知论」(Agnosticism),归信基督,自此一路研究、探索学术、而仕途顺畅,在科学上诸多新发现、建立生医新科技、领导「医学登月计画」――人类基因体解码、升任国家卫生院长、主持抗新冠疫情研究,荣获无数奖章,最近还高登美国总统首席科学顾问。

 

柯林斯来自维吉尼亚纯朴小农场,父母无信仰,其母坚持在家自学,到六年级,才让他们上正式学校。柯林斯自小对数学的微妙、化学的神奇,很有兴趣,后进耶鲁大学获得物理化学博士。

 

在修习生物化学时,发现遗传分子(DNA)化学结构优美、序列有数学的严谨,更惊嘆人体奥秘,便入北卡医学院重当医学生。他相信理性、科学、基因(DNA)、达尔文进化论,信仰只是非理性行为。

 

在医学院,他喜爱那裡充满「智力激发、伦理挑战、人性接触,及人体惊异的复杂性」。有次医院实习,一位他的癌末病患,对于信仰表现出坚毅、确信、乐观态度,而反问他:「您信什么呢?」让他十分震惊――如同保罗大马色光照。

 

经由信主的太太带他去教会,该牧师无法完全回答他心中疑问,就推荐他去读鲁益师的《返璞归真》。在这本牛津学派经典护教学辩解书裡,他兀然发觉信仰居然可以这么理性。他依循鲁益师的思考模式,重新以理性理解信仰。

 

后来旅游时,他看到眼前一座由叁小水道组成大瀑布,水声彷彿敲击他说:「大自然的创造主就是叁位一体真神(Trinity)啊」;他甚为撼动。第二天早上,晨光微照下,他感动的跪在恺雪覆盖的草地,唿喊:「我的主、我的神」。不久,他受洗,成为一位坚毅笃信的基督徒;自此不疑,公然在万民面前,宣称基督是永生真神。

 

桑德斯朝视浩瀚宇宙、柯林斯窥向微小DNA世界,他们的研究成果辉煌,在各自领域一言九鼎,赢得当代许多知识分子信任。他们也都坚诚信主,不以福音为耻,敢公开信仰,使诸多徘徊于科学与信仰迷惑中的知识份子,得以清楚释脱挣扎,大胆归向基督。

 

桑德斯与柯林斯都是卓越学者,引领学风,更是伟大灵魂救赎的职场祭司――凡我知识份子也当如是:左手,科学、右手,《圣经》。

 

(文章授权/潘荣隆)

author

潘荣隆

担任清华大学生物资讯与结构生物研究所及生命科学系讲座教授,现为新恩堂牧师。

分享
意见反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