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熱搜關鍵字
搜尋關鍵字:離婚

【泉源之聲專欄】 同居有什麼不好?

常會聽到同學或同儕說:「同居有什麼不好?同居過才會了解彼此適不適合啊?」說起來怪怪的但又不知道怎麼回應?   很多人會找上述藉口說:「同居才能更了解彼此,若是沒同居,就不知道對方更多真相,總比之後發現彼此不適合而離婚好……」   這樣說好像挺合理,但難道同居就足以發現對方所有的優缺點嗎?結婚後是朝夕相處,有了小孩後又有更多要適應的難關,是不是還會發現更多彼此不合的地方呢?所以用同居當作了解彼此適不適合的方式是不合理的。   同居、婚前性行為都是為了享受當下的歡愉,沒有想到後來身心靈承受的後果和陰影是要付上很大的代價的。   耶魯大學研究顯示,經同居而結成的婚姻,比未經同居而結成的婚姻,離婚率高46%。婚前同居時間越長的夫婦,就越容易想要離婚,他們的性關係也同樣脆弱;並且,同居時間越長,雙方將更追求獨立自主,更不情願受婚姻的約束,因此永不結婚的可能性越大,同居關係的破裂率也比婚姻關係的破裂率更高。   況且聖經的教導不是雙方合適才適合,發現不合適就離婚,聖經說婚姻是要彼此順服、為對方捨己,即使發現對方的不合適,也是要在基督裡學習包容、磨合和捨己,因為神所配合的婚姻關係,人不能分開,乃是要用心經營。   希伯來書13:4說:「婚姻,人人都當尊重,床也不可污穢,因為苟合行淫的人,神必要審判。」神的心意大過所有,即使雙方決定以後要結婚,同居依然是不合神心意的。   (文章授權/泉源之聲-台南聖教會)  作者高頌和傳道 神能將各樣的恩惠多多的加給你們,使你們凡事常常充足,能多行各樣善事(哥林多後書9:8)。請支持今日報媒體事工,謝謝您~(點此奉獻)

【律師的幸福隨想】不讓事故變災難

在一件聽說在法院「很有名」的案件,為何會有名,因為雙方都是高級知識分子,雙方婚姻和親子爭奪案件在法院開了好多件,而每一件的每一份訴狀,雙方都是以「論文厚度」在撰寫,兩個人都很認真打官司,越打訴訟越多,整個法院家事庭的法官手上都有他們的案件,幾乎動用法院最厲害的各方調解委員,而在這案件雙方也都換了不少律師,因為他們雙方都覺得律師功力沒他們好,沒他們認真,並且第一審法院給的判決(各打雙方大板),所以二審都換律師繼續對戰…….   就在新戰局的調解裡,這調解員長長嘆了一口氣說:「你們雙方累不累啊!」 女方就說:「對啊!要不是對方這樣的不可理喻,一直還在外面對我各樣汙衊,我為了要自保,所以才………」 男方就說:「拜託,之前法官判決,我們一人照顧一個,老大我照顧我都依照規定給你探視,老二你照顧但要給我探視,但你都拒絕給我探視,我已經一年沒看到孩子,我當然要去找孩子,要強制執行……」   然後雙方就又開始因為這話題不斷爭吵,最後調解委員只好拍了拍桌子,示意要大家安靜。   調解委員看著雙方說:「你們不是離婚了嗎?怎麼還像仇人一樣!」 然後調解員突然說:「你們雙方告訴我,當時你們為何結婚,欣賞對方什麼?」,這時雙方安靜了。 然後調解委員示意要男方先說,男方說:「我們兩個很多特質很像,連喜歡吃的東西都很像」,委員點點頭,連我們雙方律師也微笑點頭,因為真的很像! 這時調解委員也請女方表示,她說:「因為他很讓我覺得可靠,單純,覺得可以一起走下去」,委員也說:「是的,顯然這些特質現在仍存在」。   就在這時,好像氣氛緩和不少,這時調解員又使出第二招:「我想你們雖然離婚,但可否是著跟對方說一句感謝的話」,這時男女雙方因為委員出了功課,就各自說了一句:「感謝」,這時我看到女方眼睛泛淚,男方臉部線條柔和不少。   最後調解委員又說:「你們覺得現在你們的爭執是有很大的意義嗎?」,「你們花好多時間在官司,並且我想你們這麼認真寫訴狀,想必一定很辛苦,也犧牲很多跟孩子相處的時間和品質吧!這樣真的有意義和值得嗎?」   雖然最後案件仍舊調解不成立,因為雙方仍各自堅持某些點,但我想今天調解委員說的話,應該會讓他們想想,因為婚姻和關係的不睦,原本只是生命的一個事故,但倘若任由爭端擴大,這事故將成為災難,並且不只訴訟兩人受傷,更波及孩子,這樣真的是你要的嗎?   「不永遠相爭,也不長久發怒」(以賽亞書57:16)。 (文章授權/吳孟玲律師)   神能將各樣的恩惠多多的加給你們,使你們凡事常常充足,能多行各樣善事(哥林多後書9:8)。請支持今日報媒體事工,謝謝您~(點此奉獻)  

【馨香女人專欄】把傷害化為相愛

我生長在一個單親家庭,在我小學五年級媽媽就因被家暴離家跟爸爸離婚了,家裏四個孩子都跟著爸爸生活,我回想著從小學五年級到成年長大,沒有媽媽的日子,我不知道我是怎麼長大的,對媽媽我完全沒有記憶,印象很深的是,有一次姐姐去學校上課時,老師問他,你的領子怎麼這麼黃,姐姐說媽媽離家出走了,隔壁阿婆看到我弟弟穿在身上的小短褲,跟弟弟說,脫下來阿婆幫你洗一洗,我們的家也常都是雜亂無章不知道如何整理。   當時我告訴自己,爸媽分開後就不會再打架了,爸媽分開後我就自由了,沒有人再管我,離婚沒有關係。因為我都可以自己長大,所以當我遇到婚姻的困難,先生外遇時,我想,離婚也沒關係,孩子也會自己長大。這些不對的想法,不但沒有幫助,反而擴大破壞所有的關係。   無能為力去愛   長大後,我發現我的情感很難跟媽媽相連,信主之後我知道我需要改變,但是我常常無能為力去愛,去年媽媽進行一個大手術,她打電話來叫我去醫院看她,她越打電話來,我越不想去,想去也不敢去,因為很尷尬,剛好孩子放假回家,我請他們陪我去看阿嬤,我帶一雙兒女前往,一到病床旁,女兒看到躺在病床上的阿嬤,馬上大叫:「阿嬤!我來了,你還好嗎?」我媽就感動得哭了,我女兒在病床旁摸著她的手,安慰著她,關心她,我卻只能在一旁吃著麥當勞,我不知道我能做什麼,只能吃著吃著,化解我內心的尷尬。   媽媽離家對我的影響   回想四年前參加了學園婦女小組,我好像慢慢重新瞭解了自己,我才明白當母親離家後,我有很深被遺棄的感覺,總覺得自己不夠好,也很害怕被人拒絕。所以在人際關係裡我很脆弱,努力的想要討好別人,讓別人喜歡我,結婚後當先生有了外遇,好像我的世界就崩潰了!媽媽的遺棄加上先生的外遇,再次證明我是沒有價值,注定要被遺棄的。這些我不夠好,不夠有價值,我會被遺棄,成為我裡面的堅固營壘。媽媽的離家對我是有很深的影響的。   把感動化為行動   上帝最知道我需要調整什麼,就在某一次的月會裡,我聽到了姊妹分享她被先生家暴,家暴時的心情,他想放棄孩子丟給先生,什麼都不要了,這是讓我想起,那時被父親家暴的母親,心裡的創傷揮之不去,母親一定是非常的痛苦,才會想丟下孩子留給父親照顧,當年的媽媽一定是很辛苦,心裡很煎熬,才會做出放下我們離家而去的這個決定,我好像能體會當年母親的心情了,我不想讓感動很快消失,在一個晚上,我決定打電話給我媽媽,我跟她說:「媽媽,上帝讓我明白,當年你被爸爸家暴,你身體外在跟內心的創傷一定很痛,你把四個孩子留下來,你會做這個決定,你心裡一定很難受,是因為無能為力才會把孩子留下來,爸爸打你,你一定非常的驚嚇與害怕,你辛苦了!」   神的愛拆毀了高牆   當媽媽聽完我這些話,她哽咽敘述著,爸爸當年是如何的打他,還把她的臉都劃傷了,這時我沒有頂嘴,傾聽安慰著他說:媽,你真的辛苦了!   我知道媽媽有自己要面對的功課,而我選擇體會原諒媽媽的不容易,當我沒有消滅感動而勇敢行動的時候,忽然間,我感覺對於媽媽的離家我釋懷了!感謝主幫助我把感動化為行動,經驗到我跟媽媽的關係,因為神的愛拆毀了幾十年來我們中間的高牆。   再次憑意志去做對的事   後來我參加今年的短宣,有一個活動是要寫下時空膠囊信,我看到有一位姊妹,在時空膠囊裡,寫下要改變對婆婆的愛,我也好被提醒,總覺得先生離家這麼久,我跟婆婆的關係,淡淡的就可以,但是想到我連最困難、最不願意的修復關係的媽媽,上帝都能幫助我用愛回應媽媽,上帝透過姊妹對婆婆的愛也鼓勵我在跟婆婆的關係更進一步。我知道,先生離家是他的選擇,婆婆還是我的婆婆,我應該要對婆婆付出愛與關心,盡媳婦的本分,這是我的特權跟榮幸,跟先生的表現沒有關係,我要再次,憑意志去做對的事。   上帝感動我向婆婆道謝   後來上帝給了機會讓我可以行動,先生拿了一瓶奶粉給我,我很快地拿去婆婆那,在騎車的過程,上帝感動我要跟婆婆道謝、道愛,有了上次跟媽媽修復關係的經驗後,我知道聖靈會幫助我勇敢跟婆婆說出感謝的話。在我跟婆婆閒聊一下之後,我鼓起勇氣開口告訴她:「媽,謝謝您以前幫我坐月子,而且準備的非常豐盛。當時我什麼都不會,謝謝你在我覺得我害怕時幫我照顧小孩,謝謝你幫我煮飯讓我下班都有飯吃。」 婆婆說:你說完了沒,那都是我應該做的,我忍住眼淚繼續說,「謝謝您不曾麻煩我這個媳婦,謝謝您為我們所做的,謝謝您把兒子教得好,當我的先生。」我告訴婆婆先生對孩子有多好,婆婆說: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。我說:「沒有人應該要為別人服務,謝謝您!」 那天我跟婆婆的關係又更進一步了,感謝主幫助我能勇敢跟婆婆說感謝的話。   過去的傷害不再變成關係的阻礙   我經驗到神在我生命中的工作是漸進的,一點一點慢慢地拆除過去我裡面錯誤的信念,也一點一點重新建立正確的價值觀。我學習不再埋怨母親從小對我造成的傷害,能主動與母親的對話,也慢慢學習不再把我的喜樂滿足與價值感建立在先生有沒有回家,或者他對我好不好這件事上,更能勇敢跟婆婆道謝道愛。小組和門訓裡學到的真理幫助我能有信心去跟身邊的人有愛的行動,過去的傷害不再變成關係的阻礙,而轉成彼此相愛,醫治了我心裡塵封的傷口,徹底得釋放!   <http://women.cru.tw/?attachment_id=5034>文/恩蘭 (文章授權/學園傳道會 馨香女人專欄) 神能將各樣的恩惠多多的加給你們,使你們凡事常常充足,能多行各樣善事(哥林多後書9:8)。請支持今日報媒體事工,謝謝您~(點此奉獻)

【律師的幸福隨想】跨越喪子悲傷,走出新的開始

一個離婚案件,原本兩夫妻自己經營小生意,有三胞胎,一個看似平凡幸福的家庭,卻因一場溺水意外,失去兩個孩子,也拆散了這個家。   太太說,自從那次意外後,我都沒有怪他,我跟他說至少我們還有一個孩子,還有這個家,我們要一起努力把這個家重新立起來,但他就是每天酗酒,生意也不顧,回家後就亂發酒瘋,搞得大家雞犬不寧,我已經沒有兩個孩子,現在連老公也沒了,我為了剩下的那個孩子,我不能讓他在這樣家暴環境下長大,所以我要離婚。   先生說,你說你沒有怪我,從那天起,你每天對著照片就再說「如果那天你們沒有去阿嬤家」、「如果那天爸爸沒有去….」、「如果那天爸爸沒有同意叔叔帶你們去玩水」,所有的如果都在怪我,誰希望發生意外,誰希望孩子沒了,你傷心難過,難道我不是嗎?這幾個都是我的心肝寶貝耶!   太太說,這幾個孩子都是我做試管辛苦生出來的,這麼辛苦生,又這樣離開,我很難過,你非但沒有安慰我,反而離開這個家,反而開始家暴,反而……你還像個男人嗎?   先生說,對啦!我不是男人,我只是個失去孩子傷心的爸爸,你很難過,難道我不是嗎?回到這個家,我幾乎喘不過氣,我每天無法睡覺,只能靠酒精…… 你就只會要我安慰你,但你有安慰過我嗎?就只有你是傷心的媽媽,我更是失去孩子傷心的爸爸………   聽到這裡,我心根本揪在一起,兩顆破碎的心(其實是三個,我想倖存的孩子一定也很受傷,但此時大家已經無力意識和照顧他),一個被震垮的家(大家都在狂風暴雨中),每個人都希望對方「你應該要…..」,但自己卻無能為力,因為自己在極度悲傷中根本無法站立。   倘若沒有經歷過喪子之痛,無法理解和體會,由於我曾經流產過,我稍稍能體會,知道他們這段路真的不好走,給了一些安慰以及不離婚的選擇建議( 包含諮商等), 但最後兩人仍舊協議離婚了,但就在辦完程序後,我斗膽徵得當事人的同意,說要為他們兩個禱告,兩人都願意讓我為他們禱告,就在禱告中,兩人都流下眼淚,兩人都跟我道謝,我也目送兩人一起離開。   雖然他們離婚了,但我知道他倆不會再帶著彼此怨懟,至少先從友好開始,畢竟他們還有一個倖存的寶貝,為了這寶貝,他們一定可以跨越悲傷,有新的開始。(文章授權/吳孟玲律師) 持續看到暖新聞,為你的生活帶來祝福!點我奉獻 誠摯的邀請每位讀者以奉獻來支持這份新聞媒體,並且為我們加油打氣,讓每一個神所賜福的事工,化為百倍千倍的祝福。謝謝您~(點此奉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