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-details
(图/Shutterstock)

我认真检讨,过去我一直跟爸妈抗议的某些事情,现在不知不觉复製在我与孩子身上,究竟是我虽然抗议,但潜意识认同或被同化,还是...

假期除了亲友来家裡,还有一天帮孩子庆生去吃饭和KTV外,哪儿也没去,有机会可以跟叁朵花聊『未来』。

 

跟孩子们聊了不少他们为自己的前途规划...而当孩子们讲短中长期目标和计画,我就吐草说:「你英文...」「你XX不够好...」,我总是看他「未达标」的,突然我被提醒,这不就是我跟我塬生家庭父母抗议的吗?(好,还要更好,所以永远在检讨我不够好的部分...)

 

我赶紧改口问他对于这些「未达标」的部分,你有怎样的想法,孩子回我「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在想要变好!」,我跟她说:「对!我真的不知道,因为我没看到」,「如果你有努力,就应该...」,「你要这样那样才会好」,他回我「你只看到你想看的...」「你只用你以为的在说我...」

 

想想好像也对!我已经对很多事情有了自己的定义(例如:就是要这样那样才叫做有努力...),突然我又被提醒,这不就是我曾跟塬生家庭父母抗议的吗?

 

(以前我爸妈都觉得我没有很用功,能考上北一女台大,都是狗屎运,但说真的,我很努力我很用功,只是没在他们面前,也没有用他们想要看到的方式而已)

 

我认真检讨,过去我一直跟爸妈抗议的某些事情,现在不知不觉复製在我与孩子身上,究竟是我虽然抗议,但潜意识认同或被同化,还是...

 

但就在这时「若有人在基督裡一切都是新造,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」出现,我跟耶稣说:

 

「耶稣,求你帮助我,让我能把过去的种种都带到基督裡,因为我想要有新的模式,新的思维,这不是一种反动思想,而是以前我受伤的,我不要复製这样残垒再让别人受伤。」

 

我更为自己祷告:

 

「耶稣,我生命的救主!求你帮助我,让我只存记人对我的好,至于那些受伤的记忆,我都交给你,我愿意选择饶恕那些爱我但无意间伤害我的人,我也愿意选择饶恕那些刻意伤害我的人,因为我爱人,但我也会误伤人,也曾因为种种争竞或不成熟的思想,刻意伤害过别人,我期待别人不定罪我,也饶恕我,所以我愿意再次选择饶恕!」

 

就在此时,我看到有堵墙被一个大手撞破,然后整座墙就倒了...我相信,未来的我,只会带着过去塬生家庭的爱与力量,释放过去的伤,也会更有智慧与无成见的爱去陪伴亲爱的叁朵花!

 

(文章授权/吴孟玲)

author

吴孟玲

华得联合法律事务所主持律师。自民国八十叁年起作为执业律师迄今。曾任臺北市中正区、大安区、北投区、万华区之法律服务律师;励馨基金会、现代妇女基金会、新女性联合会、新北市家暴中心之律师;财团法人法律扶助基金会之扶助律师及审查委员;教育部性平委员、臺北市教育局性平委员、小联会性平总召;臺北律师公会第二十七届理事等。

分享
意见反应